当前位置:首页 > 代孕资讯 > 列表
回忆我在加拿大生娃的切身体验
来源:http://www.cqwjxh.net   时间: 2017-05-24 20:03:35   

5月3号下午,本来是我39周产检的时间。老公特意请好了假,打算陪我去产检谁知我午睡起来,感觉到下体有种热热的液体流出来了。跑到卫生间一看,原来是见红了。当时还是挺紧张的,不过还是按部就班地,按照孕产书上说的,先洗了个澡、再把洗漱用品归整一下,放进准备好的待产包、然后又吃了两个香蕉,这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在发抖,呵呵,估计是有点害怕了吧等我准备停当,老公也到家啦。我挺安静地对他说,“我见红了,我们去医院吧。”当时是五月3号下午三点左右,还好不是rushhour,我们挺顺利地十五分钟就到医院啦。在医院大厅等电梯的时候,宫缩的疼痛已经加重了些了,可恨地是,电梯那个慢啊!旁边一起等电梯的、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白人女士,挺关心地问我,“宫缩挺疼吗?再忍一下就好了。”后来电梯来了,她还先让我上。这里要谢谢这位不知名的阿姨啦到了医院的BirthUnit,现在接待处填了一会儿表。然后接待员告诉我们,医院还没有我的相关信息,需要老公跑到楼下大厅把我的健康卡号报给他们一下。于是我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着一切手续完毕。没过多久,手续就办好了,于是我被带进了triage(分诊室)。换医院的衣服这些就不罗嗦啦,主要是做胎心监护了。大概做了一个小时,护士又过来拿掉绑在我身上做胎心监护的带子,告诉我代孕宝宝的胎心狠稳定,一切都好。然后一个住院医生过来检查我宫口的情况。我被告之宫开两指了,不过见红的量还比较小,属于earlylabour阶段,可以回家休息,等到宫缩57分钟,或者见红的量有半个卫生巾那么多,再或者宫缩疼到说不出话的时候再来。就这样,我们就回家啦五月4号凌晨三点多,我终于等来了传说中的“57分钟一次的宫缩”,当时真以为自己要生了。于是,赶忙叫上老公,再到医院去报道。到医院做胎心监护的时候,代孕宝宝动的狂厉害。我躺着那张小小的床上,一直担心着他。这次胎心监护做得时间比较长,大概两个小时。不过代孕宝宝表现得还可以,胎心一直比较稳。早晨五点多,有个护士来给我检查宫口,说是已经开了三指半了。不过按照医院的标准,宫开四指才算有效产程的开始。我就差半指了。于是,早晨七点多左右,我就开始在医院里,一步一步地爬楼梯,宫缩痛的时候就休息休息,不痛了继续爬。七点多,正是医院夜班白班医护人员交接班的时间,估计当时好多人都看到一个大肚子在缓慢爬楼梯的样子。大概爬了七、八趟的样子,我实在是爬不动了,就跟老公坐回车里,狠想回家睡觉。因为折腾了一夜,我们两个都累了。不过当时的时间正好是早晨上班的时间,那个时候回家,就等于卡在路上吃尾气。所以还是决定继续留在医院观察观察等到我们再次跑到triage的时候,原来夜班的护士已经换班了,迎接我的是另外一群新面孔。这时,昨天帮我查宫口的住院医生又来了,一查,宫开还是三指半。说实话,我当时有点崩溃,觉得这太折腾人了,我已经快筋疲力尽了。比较羞愧啊,我还哭了,害得护士们还轮番安慰我一圈。最后她们决定让我坐瑜珈球,看看能不能帮助宫口开得快一些。这个瑜珈球一坐又是一个多小时,等到她们十点多再帮我检查宫口的时候,我的情绪已经好很多了。虽然依旧是宫开三指半,虽然仍旧要被赶回家,不过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了:终于知道这个头胎不是这么快就生出来的。鉴于我人比较疲劳,宫缩也越来越强,我同意打一针吗啡回家休息,起码能睡上一觉五月4号中午十一点多,我们终于回家了。车还开在路上,我就开始昏昏欲睡了。打了吗啡,感觉眼睛都没焦点了,晕晕糊糊的。回到家直接上床休息了四个多小时,起来就呕吐了,不知道是吗啡的药效,还是进入有效产程的一部分。从我睡醒了开始,宫缩的疼痛就越来越厉害了,躺在床上只有更疼,于是只能起来楼上楼下的走,还顺道把家里的厨房整理的一下。五月5号半夜十二点多,老公睡醒了一觉起来,我跟他说,我实在痛得说不了话了,咱们还是去医院吧,我觉得差不多宫开四指了。于是,五月5号凌晨两点左右,我们第三次来到医院BirthUnit的triage老规矩,先是做胎心监护,然后是宫口检查。这次检查的结果:宫开四指半,不过胎头已经非常低了,可以进产房了。护士叫上老公去办相关的住院手续了,我就自己呆在分诊室,宫缩来的时候,就深吸一口气,然后慢慢呼气。值得一说的是,当时我隔壁有两个破水的产妇,一个是高危的、破水之后宫开四指,羊水浑浊的;还有一个当时已经能看到代孕宝宝的胎头了。我还奇怪那个产妇怎么那样大口呼吸呢,不怕宝宝缺氧吗。后来想想自己生孩子的时候,她当时已经狠棒了五月5号早晨五点钟,夜班护士来领我进产房了。我的产房和分诊室之间大概正常人两分钟就走到了吧。不过我走得那叫慢啊,宫缩来了的时候,就扶着走道旁边的扶手,深吸一口气,然后慢慢哼哼出来。不疼的时候就快走两步。到了产房,护士问了我一些问题,她填了一些表格之类的东西。然后我觉得有点饿了,就吃了两根香蕉,喝了好多水。然后就是不断地上厕所、再喝水、再嘘嘘。因为一直是站着或者是趴着的,我觉得累了,就问能不能上床上休息休息。她帮我在产床上安顿好,顺便帮我做了一下宫口检查,这是才开到五指,不过胎头非常低了。过了一会儿,护士要去coffeebreak了,她请另外一个护士帮忙照顾我一下,还交待,如果我疼得受不了了,可以给我吸点笑气。之前有个吗啡针的体验,我告诉她不要给我打吗啡了,我不喜欢护士离开不久,我的宫缩加腰酸就更厉害了,这时我让老公叫护士给我吸笑气。那个cover她休息的小护士来了,给了我一个类似氧气面罩的东西,还交待老公不要让我吸太久,会引起眩晕的。我当时虽然痛得不想说话了,不过房间里的一举一动,尤其是关于我宝宝的,我都听得狠清楚明白。为了宝宝不缺氧,我只有在疼得受不了的时候,才吸笑气,阵痛结束了,就立马把面罩拿开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Kia休息回来了,帮我检查了宫口的情况,虽然还是五指,不过因为胎头太靠下,又一直不破水,所以腰部的压力非常大,我才会一直喊腰酸的。这是她叫来了我们产科诊所的医生Dr.Taylor,Taylor来了说,她要帮我人工破水,可能会有点不舒服,不过不会伤害到宝宝的。我就觉得被轻轻地一戳,然后很多热热的液体就流出了体外。后来老公告诉我,她们是用专门的袋子把羊水收起来的,根本不会流到地上破水完了以后,宫缩的疼痛就越来越难忍受了,宫缩的间隔也越来越短。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大叫,“我要epidural(脊柱硬膜外麻醉,无痛分娩的一种)”。护士说要帮我找麻醉师,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检查一下我的宫口。这次一检查,发现宫口已经开了八指了,再打epidural已经来不及了。护士建议我用Fentanyl止痛剂,说是比吗啡好一百倍,副作用小,而且对于23分钟的宫缩痛效果很好的。这样,我就挂上了盐水,宫缩开始的时候,她给我加了一针Fentanyl到盐水里。再加上笑气,感觉是好了些虽说胎头下降得很快,宫口开的速度也不慢,但是宫颈软化的速度太慢了。我记得当时我已经狠痛了,知道两个护士要一起去配药,于是拉着一个护士的手,说,你不要走。她狠温柔地安慰我,说我们很快就回来了。啧啧,那个场景现在想想都觉得心碎催产素也吊上了,护士建议我不要躺在床上,哪怕趴着或者坐着都好。于是我又开始趴在产床上,累了就躺下。当我感觉到非常想大便的时候,就问她们,我现在可以用力了吗?不过被告知,初产妇没这么快的,有的push都要push一个多小时呢。靠,听到这个我吓坏了,觉得真要拖这么久,我简直要呜乎哀哉了。所以后来她们建议我去蹲马桶的时候,我挣扎着去了,在没有笑气、没有止痛针的情况下这里要着重说一下,都快生了的时候,去蹲马桶。宫缩时候的那个滋味,简直在慢慢凌迟我。我是边哭边呼吸啊,护士都比较好,大声地让我跟她们一起吸气、呼气。这个时候呼吸尤其重要,因为你知道你不能缺氧,你的宝宝需要氧气。感觉马桶蹲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等到再爬回产床的时候,Dr.Conly正好也进来了。还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我有了很大的进展,她于是开始就位接生了之后就是一波强过一波的想大便的感觉,不过Conly说宫颈软化的还不够,让我挺住,不然宫颈撕裂的话,绝对大出血的。憋大便的感觉,再加上宫缩,我真的难受得哭啊。她们让我身子往右边侧,希望换个体位能有帮助。我就记得我抱着笑气面罩哭啊,不太难受的时候就喊我想大便。被她一口一个“again,again”,“push,push”喊的,感觉肺活量小一点都不成。中间进来另外一个护士Kourtney,她在我push的时候,用一块热毛巾帮我顶住肛门附近,push的时候感觉没那么难受,热热的狠舒服我也记不清push了多少次,后来宝宝要出来的时候,感觉我有点在借他的力push,狠自觉地吸气、push、换气,没几下宝宝的头就出来了。因为宝宝的肩比较宽,Dr.Conly让我轻轻慢慢地push,不过底下还是有二级撕裂。再一下,就感觉到一个滑溜溜的小东西被拽了出来,我生产的任务完成了宝宝一出来,我先听到一声哭声,然后他就不哭了。急得我大叫,“宝宝怎么不哭?”我话音刚落,那边小家伙就嗷嗷大哭起来,我总算安心了。护士大概把他清理一下,就抱到我胸前挤我的初乳让宝宝吸,然后就把宝宝放到我怀里。我说着,“宝宝,我是妈妈”,眼泪就跟着下来了,那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生好宝宝,医生让我再push一下,胎盘就跟着出来了。她还往里面扒拉点东西出来,然后就是缝针等等的。后来因为小便小不出来,护士还给我导了一次尿。导尿的时候护士还问我,要不要吸点笑气,这样不疼。我说不用了,这点疼比起刚才的生产,算什么呢。后来冲了个热水澡,我就被推到病房去了。正好赶上午饭时间,距离宝宝出生一个小时左代孕网右。